歡迎訪問校園網站!
設為首頁  |  加入收藏

當前位置: 首頁>>教育科研>>課題研究>>正文

教育:要為學生當下及未來生活奠基

2015年12月28日 08:39 唐獻軍 點擊:[]

教育:要為學生當下及未來生活奠基

——品讀陶行知教育故事有感

2015年20期《半月談》:近期一項調查顯示,農村家庭的普通院校畢業生成為就業最困難群體,失業率高達30.5﹪。對此,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,這值得思考——我國的教育,不能再采取現在的升學模式,必須回歸生活教育,教給學生讓生活變得更好的技能。

“生活教育”——這不就是陶行知先生一直推崇和倡導的嗎?80年前陶先生的教育理念時至今日仍然沒有過時,依然順應當下,符合社會,有着旺盛的生命力。

如果我們離開學生活生生的生活,單獨搞一套所謂的教育,那結果是很可怕的——我們培養的“人才”完全與社會脫節,成了書呆子。“書呆子”既浪費國家寶貴的教育資源,也給家庭帶來沉重的負擔。須知家庭為培養一個學生,乃至大學生要耗盡大半甚至全部積蓄。貧弱家庭更要舉債。

我們的教育從孩子上小學開始就漸漸與生活脫離了。諸如,為了安全起見,連春遊踏青、野炊野餐這類感悟季節更替、親近自然的基本活動都不敢舉行;為了安全起見,連清明掃墓紀念革命先烈這類重大社會活動也省了。諸如,為了升學考試,許多學校連戶外活動——體育課也擠掉了,上成語數外;高三沖刺階段,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,學生成了“兩耳不聞窗外事,一心隻讀聖賢書”的學習機器……學生是籠中鳥,廄中駒,被動地接受書本教育,哪管自然的風聲雨聲;哪管社會的變革與沖撞;哪裡去體味人性的善惡美醜;哪裡去觀察宇宙的鬥轉星移……

陶先生卻不這樣,他總是着眼于學生當下,學生的當下生活,為學生的當下生活奠基。

山海工學團剛剛成立的時候,農民的孩子有了讀書的地方,可是沒有孩子們用的桌椅。陶先生請來木匠師傅打造,同時要求他指導學生做木工,教會一個學生,就可得一份工錢。如果一個也沒教會,就算把桌椅全部做好,還是一份工錢得不到。有的小朋友嘟囔着:“我們是來讀書的,不是來做木匠的。”學生家長也皺着眉頭直搖頭。陶先生就以“人生兩個寶,雙手與大腦。用腦不用手,快要被打倒。用手不用腦,飯也吃不飽。手腦都會用,才算是開天辟地的大好佬”來教育他們。從此,每天孩子們都抽出時間學做桌椅。三個月後的一天,教師裡的孩子都有了整齊劃一的桌椅。講台上還有孩子們自己制作的杠杆、滑車等玩具和儀器。家長們擠在窗口門外信服地點頭叫好。

學校經費緊張,孩子們又渴望讀書,這就是當時的現狀。在木匠師傅的指導下,用自己的雙手打造桌椅讀書學習,這就是孩子們當時的生活需求。陶先生順勢而導契合了他們的必須,取得了當時教育的小小成功。

教育首要的、必須的,就是要為當下孩子的生活奠基。舍此基本點,就是水中撈月、緣木求魚。

如果今天再有人效仿陶先生的行為,讓學生跟着木匠師傅打造桌椅上課,那就是食古不化、愚蠢透頂了。因為學生的當下生活已經發生變化了——國家已經為孩子們配齊桌椅,他們可以從容地讀書學習了。教育不是邯鄲學步、亦步亦趨,必須扣緊時代脈搏,與時俱進。

教育契合學生的當下生活,為學生的當下生活奠基,僅僅是教育使命的一部分,而非全部。教育最重要的使命,就是瞄準孩子的未來,為孩子的未來奠基。否則,教育就是重複昨天的故事,做現實的奴才。真正的教育者要有高遠的境界——為孩子的将來,乃至終身發展奠基。一句話,為孩子今後生活打下雄厚的基礎。

近代偉大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有這樣的胸襟,也有這樣的氣魄。

衆所周知,中國古代史的内容非常繁瑣,各種文史資料、插圖、題注,學生往往眼花缭亂,甚至無所适從,因此,陶行知先生在教“從貞觀之治到開元盛世”時,他一反教師們往常的做法——先講述課文内容再分析重難點,而是說:“同學們,請大家先把本課要學習的内容浏覽一遍,把你認為重點的地方标出來,十分鐘後我們開始正式學習。這十分鐘裡,你們可以自由讨論。”

學生開始埋頭閱讀,并時不時有學生交頭接耳一番。

十分鐘後,陶先生說:“公元618年唐朝建立,唐朝從太宗時期開始進入繁榮階段,史稱‘貞觀之治’。到玄宗前期進入鼎盛時期,史稱‘開元盛世’。今天将學習唐朝前朝這一段我國封建社會極盛時期的曆史。那麼,同學們,在這段時期,你們認為影響最重大的是那一段?”

一學生舉手:“陶先生,我覺得‘貞觀之治’和‘開元盛世’最重要了,因為這兩個時期唐朝正處于鼎盛時期。”

立即有學生反對:“不,我覺得‘貞觀之治’才是重中之重。”陶先生微笑地看着這位反對者:“你的理由呢?”

或許是被陶先生的微笑感染了,該學生的音調立即壯了不少:“因為唐朝正是從這個時期開始興旺的。”

陶先生依然微笑着:“可以說得具體一點嗎?”

對方沉思了一會:“唐太宗李世民借鑒了隋朝滅亡的教訓,比較注重各方面的發展,這樣唐朝從他開始興盛起來,才會有後來的‘開元盛世’。”

陶先生點頭道:“說的不錯,這确實是個重要階段。那麼,為什麼曆代王朝第一位君主往往比較重視社會生産呢?待會兒我們會詳細講述。蘇珊同學,你剛才認為‘開元盛世’也是重點,你的理由呢?”

那位叫蘇珊的立即站了起來:“這段時期不僅是唐朝的全盛時期,也是我國封建社會前所未有的盛世時期,理所當然是一個重點了。”

陶先生笑逐顔開:“有道理。那麼,除了這個重點,大家誰還有不同意見?百花齊放呵,大家有話盡管說。”另一女生舉手道:“老師,武則天統治時期是不是也是一個重點呢?”

陶先生笑道:“問得好,‘貞觀之治’是一個開端,但‘開元盛世’并不是直接在‘貞觀之治’基礎上發展起來的,所以說武則天在位的這段時期也不容忽視。唐高宗時武則天掌權,後來稱帝,是我國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。她統治期間,繼續推行唐太宗的政策,社會經濟不斷發展,可以說她在位的時期上承‘貞觀’下啟‘開元’。下面我們開始詳細學習這三個時期。”

帶着自己找出來的幾個重點,學生頓時有了明确的方向感。

一節課快近尾聲時,陶先生問:“誰能說出本節課的重點内容?”

立即有很多學生舉手,其中一個答道:“我發現,如果把我們前邊分析過的幾個重點串起來,就是這節課的一條線索。”

陶先生十分滿意地點點頭,哈哈笑道:“說得對,既然大家都這麼聰明,那麼,以後課堂的重點和線索就交給你們自己去找了!”

本節課教學,陶先生教給學生的僅僅是知識嗎?顯然不是。陶先生在傳授給孩子們知識的同時,還教給學生今後的學習方法,乃至未來生活的技能——那就是把握住重點。一著名人士在談論自己如何成功時說,每天都把重要的事情羅列在紙上,然後逐條落實。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抓大帶小才是明智選擇。

學習時不分輕重,眉毛胡子一把抓,就會雜亂無章,理不清頭緒。抓住重點,就能提領而頓百毛皆順。學生終究要獨立生活,生活的技能從何而來?很大部分是從平時的學習中來。教師潛移默化地傳授給學生一些實實在在的技能;學生高效地掌握這些技能,就能把這些技能遷移到今後的生活和工作中去,為今後高質量的生活和工作打下堅實的基礎。所以我們的教學不單純是教學,我們的教育不單純是教育,統統是對學生施加某種我們認可的必須的影響,提高學生今後的生活質量。

30.5﹪的農村家庭普通本科生找不到工作,難道僅僅是他們的弱勢出身?我們的學校教育就沒有責任?為什麼稍經培訓的泥瓦工、電焊工、快遞員大有用武之地且工資往往比他們中已經就業的還高?我們的學校教育傳授給學生的大多是死的知識,而不是活的技能,尤其是直達生活的技能。畢業生若想獲得生活的技能,還要在社會這所大熔爐中再度磨砺,這簡直是對生命的過度浪費。

一個拿着本科文憑的大學生找不到工作,我們就會否定這個人的能力。一群拿着本科文憑的大學生找不到工作,我們就會懷疑教育。如果一群學生身受多年教育,而生活狀态又不能改變得更好,其他人就認為沒有必要接受教育。部分高中畢業生棄考大學,已經為我們的教育敲響警鐘。

我們的教育确實到了重新定位的時候了。讀了陶行知的教育故事,我深深意識到:教育的确應為學生當下及未來生活奠基。

新沂市邵店鎮中心校唐獻軍

上一條:科研篇:不積跬步 無以行千裡 下一條:“師德師風建設提升年”第三階段(科研篇):

關閉